不负年少的你

用我肩口的棉糖湿润你心中的暖伤。:

早晨醒来时,感叹仅仅睡了一觉,便老了一岁。

 

二十六岁,十三的两倍。我仔细回忆,年少的我似乎从未憧憬过二十五岁之后的人生,只是曾经豪言壮志的声称要在二十四岁之前将自己嫁出去。然而二十六岁,在当初的想法里,应该是老得可以了无生趣的年纪。

 

我应该是没有变成那个我讨厌的大人,在每一处生活的深渊边缘,都及时的悬崖勒马,笃信来日方长,合上了心痛,擦干净眼泪,克服恐惧,再在星空之下,攀升垭口,走着夜路。没有同伴,没有向导,没有帮手,没有美丽和尊严,只有冰寒的山峦和渺小的自己。

 

这,是我这二十五年来,最真实、贴身的感受。一如那日转岗仁波齐的夜里,攀登卓玛拉垭口时的感受。

 

然后,不怨什么。不怨,因为这条路以及这个时节甚至这个时间,都是自己选择的。连孤独都是自找的,是自己执意撇下同伴独行。那么所有的疲劳、痛苦、伤害、恐惧,都是选择而已。这条路何其孤独,没人能够共享的孤独,没人能够诉说的孤独,没人能够理解的孤独,甚至连眼泪都是奢侈的孤独。

 

二十六岁的我,依然有很多的骄傲,很多的不屑,这些都是不愿与人同路的原因,因为不想迁就别人,也不想被迁就,因为这世上总是知音难觅。所以在亲密关系里,放弃了亲密,都关系都不想要。到了这个年纪,深知自己所有的喜怒哀乐,他人既无义务照料、关心,也根本不可能感同身受。

 

终于告别年少,成了位young lady。我想十三岁时的自己,不会料想到二十六的自己,坐在大公司的办公室里朝九晚六,一丝不苟的妆容底下依旧是颗澎湃着在路上的心。年少时,希望自己以后是个很酷又敢爱敢恨的姑娘,我想,自己目前为止没有负了年少的自己。

 

这样便足够了。其实不必再废话更多。

 

只愿新的年岁里,快乐更多,自扰更少。美丽更多,肥肉更少。智慧更多,愚昧更少。自我更多,犹豫更少。多一点酒肉朋友,少一点点赞之交。

 

生日快乐,汪女侠。

评论
热度(62)
  1. 命如草芥用我肩口的棉糖湿润你心中的暖伤。 转载了此文字
  2. Carla用我肩口的棉糖湿润你心中的暖伤。 转载了此文字

© Car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