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照记之父子篇

《空城记》杂志:

     对于二十岁,每个人应该都会有些特属的认识和回忆,不同的年代也会有着不同的色彩。受访者:某大学中文系教授魏风,49岁;其子如林,20岁,现居广州。(后文中记者简称Y,魏风简称W,如林简称R)   

 

(一)子答记者问

    “如此生活二十年”

    “我觉得二十岁比较特别吧,忽然就奔三了。想想以前:‘那都是十几岁时的事情了’。其实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一直没离开父母,感觉自己似乎一直还是个孩子。十八岁时法律上成年了,但感觉也就那么回事。但二十岁那天,就有种感觉:晃晃悠悠地,忽然长大了。那天发了一条微博:如此生活二十年。有种‘我也走到这一步了啊’的感觉”在初初谈到二十岁的时候,徐啸雨同学这样说。

 

期望与虚无                      

Y:二十岁了,对自己有什么期望呢?

R:期望的话,让自己更加完善吧。我从来没细想过以后要做什么之类的问题我现在做的一切,都是一个完善自我的过程。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我就是想做一个为己之人,坚守本心。还有就是,尽快结束现在这种虚无的状态吧。

Y:为什么说现在虚无状态?

R:我现在不知为什么处于一种虚无状态。就是我想想怎么说觉得一切都是无所谓的,可能这个虚无是和以前对比来说吧。以前我很热衷于所谓的“自由民主”,愤世嫉俗的那种,但那时的我并没有看清许多东西,现在比以前看得清了,但却失去了过去的那种热情。现在的虚无,就是没有什么东西来承载我的热情。我想起我师兄对我说过的一段话 “总觉得你太过希望你的选择能够及时给予你足够的回馈,你对这个世界的付出也没有得到及时回应,既然是你自己选择的,应该先给自己预设这样的后果。”

Y:会有“自己老了”这种感觉么?会不会觉得“没有什么追求”?

R:对,就是这种感觉,没有什么东西让我去求索了。

Y:目前有解药了么?

R:感觉可能是最近读书读少了。

Y:但也有说法是读书读多了困惑越多,你怎么看?

R:困惑多是好事,我现在就是缺少困惑。似乎什么都明白,但仅仅是似乎。

 

关于爱情,“没有真正爱过谁”+“我爱这个世界,很爱”

Y:关于爱情呢,什么看法?

R:我体验过它的美好,但我不确定它是否真的很美好。但它确实很麻烦~

Y:那从这两次恋爱中觉得自己学到什么么?更清晰抑或更困惑?

R:更清晰,似乎是从第二次恋爱之后开始虚无的。因为……我根本没有想到过那姑娘会离开我,然而她就是离开了。可能是这件事让我忽然觉得:世间所谓的存在,是多么虚假。

Y:那为什么说还是相信爱情?    

R:因为有过爱啊,只不过后来不爱了而已,我是没想到会有“不爱”发生,但爱的时候,我明白是真的。

Y:你觉得是什么让“不爱”发生?

R:我不知道,按照她的说法,是我只是在悲伤着自己的悲伤,没有顾及她的悲伤。

Y:你觉得喜不喜欢合不合适在不在一起这三个问题是一体的么?

R:未必。喜不喜欢是状态,合不合适是条件,在不在一起是结果。我认为喜不喜欢是没有原因的,那就是一种状态。只有有“结果”,才有“原因”。而状态,不是简单的因果。就好比我为什么是我。我就是我,那就是一种状态,是没有原因的。平心而论,我没有真正爱过谁。当然,这都是在结束后才发现的。我是说爱情上,没有真正爱过谁。实际上我爱这个世界,很爱。然而当我困惑苦闷时这个世界没有给我回应,“既然是你自己选择的,应该先给自己预设这样的后果。”

 

“我的灵魂并不追求永恒的生命,而是要穷尽可能的领域”

Y :20岁的你,幸福感的来源是什么?

R:幸福感的话,来自我自己的完善和强大吧。虽然说虚无让我很郁闷,但感觉自己还是有本可务的。尼采说生命本身就是权力意志,我的生活就是让自己不断变强。如平达的《颂歌》中写的:我的灵魂并不追求永恒的生命,而是要穷尽可能的领域

Y:比如恋爱经历的失败或者其他方面的挫折会很大程度上挫伤你的幸福感么?如果可以,那怎么理解幸福感来自自我?

R:不会,因为任何经历都是一种可能性。只要我度过了,它对我都是一种成长,都是养料,我从中汲取营养,变得更强。

Y:所以不后悔?

R:对,我从不后悔。后悔在我看来是一种逃避。

Y:那么遗憾呢?

R:遗憾当然会有,但并不是坏事。过去发生的一切,都是注定要发生的。人,不是其所是,是其所不是。

Y:注定?相信命运么?

R:信,但我不会听天由命。

Y:20岁时你的梦想是什么?

R:极高明而道中庸。

Y:为什么说梦想是“中庸”?好抽象。

R:是极高明而道中庸。极高明,就是要把我自我无限地完善,就是我对于任何事物的探寻,要达到尽头,要做绝。道中庸,就是以中庸之道行事,道不可须臾离。(好吧我又假大空了……)这么说吧,“道”不是目标,不是说一个人做到了什么程度才能达到的境界,而是法则。

Y:懂了,极高明是目标,道中庸是方法,这样?

R:可以这么说吧

Y:具体一点呢,比如很想要去完成的具体的事?

R:那就是目标了,梦想不是目标。这么说吧,

 

看不见,感受不到的,是梦;看得见,感受到的,是目标;看不见,感受得到的,是梦想。

Y:恩  那你的目标是?

R:嗯,目前的话,读更多的书,练好拳,目前就这两个。

 

人生狗血,寻找自我。

Y:你觉得你十几岁时和现在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R:那时容易被迷惑,现在一些事情看得更清楚了,心性也好多了,不会再装逼了(这是重点><)也不会过多地在乎他人怎么看自己了,因为找到自我,不需要以他人作评判标准了。

Y:怎么看待同龄的女孩大多比男孩成熟?

R :首先肯定是有生理方面的原因的,女孩发育早。还有就是,女孩可以把自己的内心情感显露得比男孩多,这样得到的反馈也就多。所以能从反馈中学到比男孩更多地东西。其实真说内心的敏感,男孩不比女孩差

只不过他不能过多地表露。

Y:这对于诸多青春期恋情有什么样的影响?

R:会让人觉得男孩很没心没肺……然后女孩自己又容易纠结,然后就…………

青春期是指几岁到几岁啊?到了二十几应该就比较成熟了,所以恋情应该不会像十几岁时那么狗血……不过这要看经验。

Y:哈哈,我觉得人生就很狗血啊

R:确实……有过恋爱经历应该会好些。其实二十岁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太特殊的意义,只不过“也走到这一步了”罢了。“二十年”确实是个很沧桑的词。

 

(二)子问父答

 

激情燃烧的年代

R:首先我想问的是,你感觉你们当年的二十岁和我们现在这帮孩子的二十岁有什么不同?

W:你们现在二十岁总觉得压力挺大的,我们那时候没觉得有什么压力,但是我们比你们更有理想,你们现在考虑的问题更实际。我们当年人们都说是“八十年代新青年”,我二十岁的时候是85年,大三大四的时候。那时候也没有考虑什么以后要赚多少钱什么的,没那个想法,也没那个机会,但是充满激情。那是整个时代使然,就是所谓的时代精神。现在的二十岁青年考虑的问题当然也有理想化的,每个人年轻时也都理想化,但相比我们那时更加实际了。年轻的时候当然应该多一些理想。

R:现在不是有种说法叫三年一代沟嘛,那你当了那么多年老师了,当年你刚进大学教书的时候,你感觉那时的二十岁年轻人跟我们现在有什么不同呢?

W:没什么太大区别,每个人都经历过那个时候,所谓的区别也就是时代的区别,时代的思潮的区别。年轻人肯定更容易跟上时代的思潮。有什么样的思潮,那么年轻人肯定就有什么样的审美趋向。审美趋向肯定没什么对错之分。现在的学生总觉得压力越来越大,其实每个时代都一样,有压力了说明这个时代本身从社会从经济来说是在发展在进步。我们那时候没有考虑过有什么压力不压力的。

 

思想解放,天天向上

R:是因为你们那时候只要考上大学就基本上工作无忧么?

W:也不一定。我们那时候也差不多85年左右……85、86年吧。社会思想还是比较解放的,甚至比现在更加解放,但是社会的经济发展还是比较滞后的,大家也没有想到今后有什么样的宏图大志,尤其是赚钱之类的,因为时代不允许。但是每个人好像都充满了一种莫名的亢奋,那是整个时代给予的。那时候大家谈的都是怎么读书,怎么向上,当然这是不同的时代,无所谓对错。

R:有一种说法,像李泽厚提出的进入九十年代之后“思想家淡出,学问家突显”。就是……反观现在的年轻人,我和我身边的一些朋友都感觉好像现在的年轻人在思想上比起八十年底啊的年轻人好像差了很多,你觉得呢?

W:八十年代那时候在思想上是比较解放的,大家敢想,也敢说。从八十年代初提出的所谓八十年代新青年,85、86年那时候后来被称为资产阶级的自由化,其实也就是思想比较活跃的时候。当然,能不能出思想家是见仁见智的,不仅在于个人,更多的当然是和时代相关。

R:那你二十岁时的志向或理想是什么呢?

答:那时没有一种非常固定的想法,可以说基本上是比较茫然的,是一种莫名的想向上的冲动,想读书,至于今后做什么那当然没想过。

W:那你们那个时候平时除了上课还有些什么活动?

答:我个人就是打球踢球咯,这是体育活动。还有就是集体活动比较多,一个班集体,一个学校这样的。后来晚一点,到了八十年代末,就是跳舞热。(小编的母亲也说那时候流行跳舞,一晚赶三场,跳到所有场关门)

 

传统,冲动,懵懂,把握!

R:那你二十岁时对于爱情有没有什么经历或者想法呢?

W:每个人都会有想法,只不过在不同的环境当中不一样,那个时候算还是比较传统比较保守的,即使在大学校园里,男女公开谈恋爱的也并不多,即使有也是躲躲闪闪的。我那时好像还没有,整天就知道踢球,其他也没什么想法。其实也不是没想法……但是就是没有一种很固定的想法,就是没有很固定是哪个人。即使有,因为自身总觉得自己现在还没有什么理由去强烈地追求谁。没有把这当作一种很大的事,当然年轻人的冲动每个人都会有。其他同学当然也会有,但是没那么普遍。

R:那你二十岁时对于婚姻有什么想法?

W:没有,没有那种概念。

R:你二十岁时发生过的比较重要的事是什么呢?

W:那时没感觉有什么太重要的,都是懵懵懂懂过来的。最重要的可能就是无意当中考了研究生,然后无意当中又被录取了。

R:那你在那个年龄有没有什么后悔的事?

W:没有。

R:现在的你最想对二十岁时的你说什么?

W:人一生要永远活在二十岁多好!青春无价,把握好它!

 

                                                              (整理/记者十九)

 

评论
热度(11)
  1. Carla《空城记》杂志 转载了此文字
  2. 沂望《空城记》杂志 转载了此文字
    蛮有意思的
  3. 非常小墨《空城记》杂志 转载了此文字
  4. 木俑拉面《空城记》杂志 转载了此文字

© Car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