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温暖。

夕:

周末,赖在床上的生活。温暖的被子,听着一家电台上的音乐。不想吃早餐,外面空气很冷,被窝就是个温暖的城堡。安静的蜷在一团,像个未出生的婴儿。

昨天,月亮很美,一钩如眉。让我总能想起,那年读过是诗句,寂寞梧桐锁清秋。去路口拐角吃小吃,两个煎饼果子。看见一个锈迹斑斑的架子,有人在烤毛鸡蛋,拿了两串。竹签上插着几个小小的躯干。细瘦的如同树枝,吃着时候觉得自己很残忍。又跑去一家小小的店面,要了一份米线。店家很小,墙壁上沾满了烟灰的味道。荒凉的初冬,人很少,气氛清冷,感觉很恰当。

吃完肚子涨的难过,感慨了一下,一个人吃两份的生活真是舒服。

生活沉静,就像院子里的天空。我一直不愠不火的过我的日子,然后用文字染满色彩,忧伤,清冷,沉静,但是没有泪流满面,没有自杀放弃。坚持的相信我心里永远有寸净土,坚守着某年华丽丽的梦想。因为一个网友不开心,开导了几句。说了一个故事,很小很小的故事。

在蜗牛的角上,有两个国家。一个触氏,一个蛮氏。两国连年征战,死伤无数。语出庄子的寓言。想想值得么,合适么。你为了有人不理解,有人不赞同,有人不厚道,有人不认真而烦恼,因为你和他们一样,狭隘,无聊,琐碎。大学哪有那么多恩怨,我就是在图书馆网吧教室度过的。当你走到另外一个高度的时候,你一会觉得自己如此可笑,就像我们看这个故事一样。

记得,某年喜欢过一个女孩。她心情不开心,我那时候还是温顺如水的孩子。说了很多的笑话,讲了很多的典故,终于让她心情如四月晴天。一直坚持的说笑话,过了一年多的时光。不能不承认,时间如同沙漏,缓慢流逝,淹没所有温情留下一座坟墓。她说她要考公,我努力了很久,她的影子全部消失。一次偶然遇见,我说你真自私。说了就觉得自己恶毒,不再提这件事情。

爱过了,铭记了。不爱了,何必纠结呢。

那个小小店面,慵懒的一只猫趴在椅子上。我用最舒服的姿势坐着,厨师闲着没事情,听他扯皮。毛鸡蛋的竹签被我折断,撒了一地。灯光是种亮亮的橙色,电视开着,突兀的放着带雪花的广告,不知所云。我捧着很厚实的陶瓷碗,温暖透过掌心,穿过血液。

浪漫。不外乎如此。

记得某年,看见一个情侣,风很大。两人在路边拥抱,在不远处有家小吃店。我很不明白,那么冷的天在街边干啥。有这些闲功夫,不如去吃点东西。虽然,我依然单身,找不到人喜欢,更找不到人喜欢我。后来明白了,总有些东西,可以让我们在境况凄凉的时候依然可以面对微笑,比如说爱。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来,子宁不嗣音。”

浓重相思的句子,如同糖浆,黏黏甜甜之后发苦。我不喜欢冷漠,不喜欢等待,但是我一直默默的守候。一本诗经让我改变对孔子的看法,也改变了对爱情的看法。纵然现在,我已经不再温情如水,看人不不开心,也懒得安慰。纵然现在,我已经不会再有千千情节。我还是希望遇见一个女人,然后对她说。

你是我人间四月天。

评论
热度(1)
  1. Carla 转载了此文字

© Car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