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黄昏有染

再会朗西:

黄昏中拥挤的城市街头如同重感冒时肿痛的咽喉,间歇的喘息中咳出浓稠的黑色人群。而你看到浓烈的天空如同久离水源的嘴唇,划过干涸裂口一般的迷失灰鸟。

你站在暮光照耀下的城市里,你看到每一个露宿玻璃中自己的倒影。他们痛苦地扭曲,而你像是被尖针刺伤手指,发出尾气一般黑色污浊的自怜之声。

在陌生的大地上不断行走,到每一个地方都是迷路的人。

你曾看到过在马路盲肠中斗殴的年轻人,在黑夜的腋下涂抹浓艳口红的女人,在轮转街灯眼翳里坐在路牙石上抽烟的男人,在窗门指缝间举步维艰的小贩,在旧楼齿间搜寻食渣的流浪者,在立交桥指甲下寻找缝隙投宿的迷路人。

你与黄昏有染,万千选择你只来到这个曾经错身的黄昏世界。而这个在这泛着金属光泽的喧闹声中,你猛地察觉到水谷在暗处奔腾的气息。

寂静如同喷泉从内到外将你淋湿然后吞没,你看到自己在潮水中不停挥舞的双手,以及失去了轮廓的躯体。

你牵着我的和他的痛一起走进城市黄昏,你抱着我的和他的梦一起坠入钢铁欢愉。你是在交错道路上被反复碾压的影子,攀爬到公园蓝色长椅上独自等黑夜回家。

你是城市的非难者,而穿梭不息从未停止的车流人潮便是对你无声的嘲讽。你是不解风情的拾荒者,把天光一点点从白的黑的塑料中捡起然后重新拼凑成昨日的天空。你是不知躲避的盗窃犯,卷走宴席后满地的微笑面具和机械虚拟的碰杯声,丢弃在还没看完的书本里。你是不带灭火器的纵火者,肆意焚烧扣留灵魂和幻梦的高楼大厦,然后等待新的原野在你面前展现婴孩的模样。

最后的最后,我告诉你,你是来自幻想中的耶华纳尔公爵,你在城市飘零中不断唱着变换曲调的公爵之歌:

你悲伤忧郁倔强不肯流泪的眼睛

你瘦弱颤栗顽傑不肯放下的手臂

你的眼睛是秋日阴雨中寂静的黄昏树林

你的手臂是黑色大地上追逐的白色狐狸


你看过世界上所有人来人去

你听过生死里喜悲从未停息

你眼里有逝去人奔波的图影

你手中不愿交出托付的秘密


你为自己铸造了埋在田野的墓地

你将秘密诉说成城市经过的欢愉

你悄默抵达未来然后死去

你双手合十过去都成废墟


你带着秘密死去

你爱着世界死去

你抱着自己死去

你看着他们死去


(耶华纳尔公爵是我曾经的笔名。)

评论
热度(21)
  1. 终年与时光不遇再会朗西 转载了此文字
  2. Carla再会朗西 转载了此文字
  3. 胡仕生再会朗西 转载了此文字
  4. 未命名再会朗西 转载了此文字

© Car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