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傷。微涼:

刚在围脖看到一句话特别有感触

 

“喝醉,从来不是酒精的罪过,而是感情的度数太高”

 

酒精对闷骚的人来说,真的是情绪宣泄上最完美的解药。

时常喝得眩晕时,大脑总是在不断地重重重重的描绘着那个人的样子那个人的名字,甚至不能控制自己的言行,扬起嘴角说着那些奇怪又带刺的字眼,就如同一个画着笑脸的小丑却在哽咽着哭泣。然后继续用酒精麻醉着脆弱的神经线。

 

你不懂,也不需要你懂,就像距离这种事,不是我在你身边你就可以和我厮守终身一样。

我也不懂,也不想再懂,就像分手这件事,不是我爱你就足以把你留在我身边。

 

过去的就这样一直被留在脑海里重复的卡带,未来的不断的被自己冷血无情的推开。现在呢,踌躇在原地,无知无感无力,摇摆着,模糊的景象,不明去向。

 

其实我只是借口诸多,自己都批判不完,因为逃避是我最上手的事。可笑的是,喝醉时却是最勇敢的自己,于是,对酒精上了瘾,这样强迫症的闷骚女从来都过得不轻松。

 

也许我就是需要一些刺激,一点虐待,才能从一只傲娇的懒猫变成温顺的忠犬,一直渴望有人安抚与驯服,却从没人愿意把我领养回家。所以,我继续安分的做着自己的懒猫

望着,听着,喝着,醉着,笑着,说着,哭着,模糊着,回忆着,失落着,难过着,绝望着,

 

期待着……

 

(Kodak colors plus 200)

评论
热度(3)
  1. CarlavicodinS_ 转载了此图片

© Car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