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9张立宪(老六):一枚叫“读库”的标签

枫林晚15周年:

张立宪:一枚叫“读库”的标签

2012年5月8日,《读库》主编张立宪,人称老六,在网易杭州研发中心开讲,此次为枫林晚15周年在场系列讲座第8场—— 一枚叫“读库”的标签。

 

听老六谈标签

“我觉得几乎每一个人,包括城市的人都面临这个问题,就是一生下来你面临的任务就是摆脱自己的身份,逃离自己的家乡,而不是说我很认同这个身份,这可能中国人的情感困境。对我来说,奔波了三四十年所做的这一切,摘下一个标签再贴上一个新的标签,所以过得累,也很不爽。从内心来说,我是比较抗拒这种贴标签的行为。”老六提到,我们日常中利用标签来对事物进行判断已经是一种常态,标签没办法消失,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贴一个合适的标签。老六其人,酷爱六,这回谈的是关于贴标签的几点思考,总结开来,为六点,大意如下:

一、一个人给自己贴的标签可能和他实际的行为正好是相反的。

二、我们给一个事情贴标签的时候,尽量贴一个合适的标签,不大不小的标签。

三、用动词来代替形容词,把结论性的话留给读者。

四、贴标签不应该是一种态度,而应该是一种具体的行动。

五、我们思维里无所不在的一种习惯,就是二元化的思维,非黑即白的思维。

六、二元化思维使我们失去对复杂事情的判断力和解决能力。

每一点的思考都是老六对日常生活中的观察,包括他在编辑《读库》中的体悟,《读库》差不多是老六的全部,老六说:“我干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并且有能力做出来,我觉得非常幸福,不是所有人都有这种幸福的。”

 

读一些超龄的书是好事

在老六看来,改变心性也好,行动也好,最有用的办法就是读书,一本好书能把你带到一个此前你的头脑、你的智慧、你的精神从来没有到达的一个地方。但读书还是一种缘分,如果你还年轻,一定要逼自己读一些不一样的书,很艰涩的书,或者说在一个不合适的年龄读了一本超龄的书,对一个的影响是最深的,这是好事。

我们读书就是为了那些看起来简单的事情去寻找背后的复杂,有时候现实让我们看不清的,读书能让我看到背后被遮蔽的自己,被遮蔽的真相。

老六从小就生活在一个爱书的家庭,他父亲、爷爷都带着他读了很多书,所以他最大的梦想就是做一本好书。在现今的社会,也许没有办法强迫大家去读书,不过等到大家想要读书的时候,能有好书可以读,这就是老六一直的坚持。

 

在场,一场温暖的遇见

@lqpeople:十五年前枫林晚落户杭州的时候,我正好在杭州上大学,那个时候也没少去,一晃十五年过去了,在这个民营书店纷纷倒下的时代,枫林晚从西湖边搬到了城西,一直坚持下来,确实不容易,就像一直坚持到现在并越办越好的《读库》一样。其实每个时代,只要有一批真正热爱书籍的人,枫林晚就永远不会关门,《读库》也会一直让我们有所期待。

 

@费励普:开场白还没讲完,张立宪停下来,向台下的读者要纸巾擦汗,他说自己不是罗永浩、还不习惯这样站在台上。他是成功的出版人,也是“神探亨特张”,不过对我来说,他永远首先是写《闪开,让我歌唱八十年代》的老六,也许这就是读书的一种意义吧。

 

@徐:看《读库》很多年了,看到枫林晚的预告上有老六,就赶紧报名了,老六一直都是我羡慕的一个人,他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而且做得很成功,这次有机会和他面对面交流,他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幽默。

 

(文/董天琪)

评论
热度(4)
  1. Carla枫林晚15周年 转载了此文字

© Carla | Powered by LOFTER